欢迎来到 - 动力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情感故事 >

情感故事:曾经的深爱现在只剩难堪

时间:2017-12-26 16:45 点击:
下班打车,发现司机盯着我,是的是的,十几年过去了,这货居然还在开出租车。三天后的晚上,崔钢打电话来,说和几个出租车司机吃夜宵,问我是否能出来。崔钢又打

下班打车,发现司机盯着我,是的是的,十几年过去了,这货居然还在开出租车。惟一的进步是,他从我们老家那个小城,开到大京城来了。真是传奇——原本相忘于江湖的故交,在这繁华的城市里遇见了。12年前穷得买不起一件像样衣服的女大学生如今在跨国公司做事,拿80万年薪;12年前在大学城开出租车的小伙子,现在还在开着出租车。惟一的变化是,他胖了,我光鲜了。

说实话,我有那么一丁点的窘迫,因为我从来不曾忘记过去。

我们是在校门口吃牛肉拉面时认识的。像所有纯真的小年轻一样,他觉得我漂亮可人,我觉得他还算帅气,于是可以不考虑其他的事情,慢慢走近。他请我吃饭,给我买很多当时我想要却根本买不起的东西:一个传呼机,一张上网卡,甚至一双新皮鞋。

要知道在一个家境贫困从小到大都没有乘坐过出租车的女孩眼里,能打他的呼机10分钟后“专用出租”风驰电掣而来,这已经是无限幸福的事了。因为贫穷,我像井底之蛙一样仰慕他,依恋他。

可后来他父母发现他为了我整天不开车,还拉着我和我同学四处游玩时,他们便愤怒地把他关在家里。他用钳子掰断铁门跑出来见我,我看着他手上的大血口子放声大哭。到大四,我父母知道了这事也坚决反对,我和父母大吵一架之后找他,要去开间旅馆把自己给他。他抱着我说了一句我一生都记得的话:我不能为你负责的时候,不会要了你。

感情大概不会永远这样纯美。毕业后,我先是去了珠海,而后是南京,最后在北京定居。我在珠海时还常常和他通电话,渐渐地却忘记了什么时候断了联系。我有了新男友,我换了男友,又换了男友……谈不上非富即贵,至少每一个都有身份和自己的事业,与出租车司机不可同日而语。

有一天遇到大学同学,她说在街上遇见过崔钢:“当初我就说你们没结果,现在怎么样?你见了世面之后还看得上他吗?”我无言以对。再然后,她说:“你根本就不爱他,你当时只是在利用他,反正这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,他对你好目的也不单纯。” 我脑海里出现一个又一个故事,贫困之时受人恩惠,之后捋捋羽毛展翅高飞,却还要去剖析人性、找无数理由为自己开脱。我没有资格说我心灵纯洁,但我和崔钢,毕竟还是有些真情的。可是我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什么。我要向人强调我是真心爱过他?听起来很可笑。

回过神来,我看着微胖的崔钢:“你怎么到北京了?”他说当时出租车指标价格猛涨,他便卖了出租车买房结婚,现在是给人打工。老婆在北京一家工厂做领班,他们有一个4岁的儿子。“你呢?”他问。我坦承现状,他啧啧惊叹:“给我发张名片呗!”我递给他,看着他毕恭毕敬地放进钱包里,忽然有点后悔。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。我马上又否决了自己,我凭什么就认为他是麻烦?下了车,崔钢怎么都不肯收钱。我看着他驾车远去,感慨万千。

三天后的晚上,崔钢打电话来,说和几个出租车司机吃夜宵,问我是否能出来。语气里有他一如既往的诚恳。其实我轻易就明白了:一、他要在他的朋友面前炫耀;二、人多,不会使我们的约会变味,这也是对我和对他自己家庭的保护。

男友出差捷克,我正闲着无聊,便梳洗打扮一番去了。崔钢一见我就爽朗大笑:“拎着这么名贵的包来大排档,不怕被人抢劫?”大家立刻都看向我的包包。崔钢这点小小的心思很容易被看穿,但并不讨人嫌。我笑:“你们一群大老爷们连个弱女子都保护不了?”大家听我这么说都笑得很开心,这样就熟了。

席间,崔钢一直往我脸上贴金。他的话大多是:“你一件衣服的价钱比我们一年赚的还要多”、“你山珍海味吃多了,多来一下这种地方也是换个口味”云云。他处处恭维我,却又都是真正的恭敬,令我无法生出不舒服的感觉。几个司机也都是外地人,他们谈着异地求生的艰辛,慢慢地,我就插不进话了。我开始觉得这种见面很无聊。

吃完饭,崔钢要开车送我。我说:“我开车来的。”我们的车没有停在同一个方向,但他硬要送我过去,或许是想看看我开的是什么车?崔钢在我的路虎车窗外跟我挥手告别,表情局促。我心头郁结,这样的重逢虽然不会让我生厌,却已经令感情变了味。我干吗要出来?

几天后崔钢又打电话来约我,我不得不铁石心肠:“我男友在家,我不想出去。”他沉默,又细问我男友的家境、年龄、工作单位。我已然不悦,瞎扯了身份,他竟然说:“那叫他一起来呀。”

“这不好吧?”我的意思是我怎么跟男友解释?难不成说我的初恋是出租车司机?“这有什么不好?难道你要跟他说我是你以前的男友?”他似乎觉得我心里还有他,很开心。我终于坚持不下去了:“就算我说是我以前的好朋友,你不觉得奇怪吗?朋友能在完全不同的两个圈子里保持十几年的友谊?”

他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,低落自嘲:“我混得不好,给你丢脸了。”“你这话就说得太沉重了。你是你,我是我,不存在谁给谁丢脸,谁给谁争光。”“可我还是觉得你给我争了光。”绕来绕去,我自己都有些糊涂。忽然想起大学同学曾说过的话:你极力想摆脱以前的人,是因为你极力想和以前的自己划清界限。

崔钢又打电话来,这界线算是划不清了,他的存在不断地提醒我,这风光背后也曾有辛酸的过往。我曾经想要一双20元的五指丝袜,他给我买来,我就可以高兴地亲他……我忆起往事,开始恼火了。

他说:“我只是想你没事时能和我一起出来吃个饭。”我真想大叫,你以为还是以前吗?可是我温柔地说,不是的,我真的很忙,男友也小心眼。我要小心翼翼地保护崔钢的自尊,不激怒他,但我却非常愤怒——他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指责我混发达了就看不起他,对他不再有过去的热忱,认为换作他就一定会懂得感恩。

我们的关系在慢慢恶化。

这天晚上,我正准备去洗澡,一个女人在QQ上加我。她劈头就说:“我是崔钢的妻子,我想告诉你我的家庭现在很幸福美满。就算我们有不和也是偶尔吵架,请你不要见缝插针。”我一头雾水,继而心里喷出的不屑像烟花一样噼里啪啦五彩缤纷。

顿了顿,我淡定地回了句:“女士,你弄错了吧?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。”她火了:“你怎么这么没良心?亏了我家老崔还曾为你挨过打,他被锁在家里,用钳子一根一根夹断铁门的栏杆,手背上缝针的疤痕到现在还在……”

我终于相信这件事不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摆得平的。积聚在胸膛的怒火瞬间被点燃,我把键盘敲得山响:“我说我不认识他,你埋怨我没良心;我说我爱过他,你又怕我是你的感情威胁。你无非是既想证明自己的男人被牛×的女人爱过,又怕你男人的心跟着我飞了!”她也恼火了:“既然这么多年没见面,你为什么还要给他名片?你无非是既想让他知道你现在的光鲜,又不希望他给你带来麻烦!我想请问你,一个开了十几年出租车、连买菜都要为了五毛钱磨价的男人,忽然知道自己爱过的女人在国贸大厦里上班,一年挣着他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,他的心里会没有波澜?!你还出来跟他吃饭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
在她发飙的过程中,我进了她的博客。说她丑、土,似乎会让人觉得我有个人情绪在里面,可是不得不说她真的离我很远,以及她身后那些拍照的环境,都太远太远了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